數字政府

播報 編輯 鎖定 討論 上傳視頻 特型編輯
國家行政管理形式
數字政府是指在現代計算機、網絡通信等技術支撐下,政府機構日常辦公、信息收集與發布、公共管理等事務在數字化、網絡化的環境下進行的國家行政管理形式。包含多方面的內容 ,如政府辦公自動化、政府實時信息發布、各級政府間的可視遠程會議、公民隨機網上查詢政府信息、電子化民意調查和社會經濟統計、電子選舉(或稱“數字民主”)等等。
是一種遵循“業務數據化,數據業務化”的新型政府運行模式。
數字政府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支撐,重塑政務信息化管理架構、業務架構、技術架構,通過構建大數據驅動的政務新機制、新平臺、新渠道,進一步優化調整政府內部的組織架構、運作程序和管理服務,全面提升政府在經濟調節、市場監管、社會治理、公共服務環境保護等領域的履職能力,形成“用數據對話、用數據決策、用數據服務、用數據創新”的現代化治理模式。
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強數字政府建設。受訪的多位全國人大代表以及專家學者,提煉出三個關于數字政府建設的關鍵詞——共享、互通和便利。 [3] 
中文名
數字政府
外文名
Digital government

數字政府數字政府產生前提

編輯 播報
信息技術的革新改變了人們傳統的工作、學習、生活和娛樂方式,同時對政府提供信息服務,公民參與政府民主決策的方式提出了挑戰。利用信息技術改進政府工作及服務的效率,形成新的工作方式,這已成為各國政府所關心的問題。數字政府的出現便是其中之一。

數字政府數字政府意義

編輯 播報
數字政府可以提高政府辦公效率。傳統的繁文縟節、拖泥帶水的作風將被高效、快捷的辦公方式取代。各種文件、檔案、社會經濟數據都以數字形式存貯于網絡服務器中,可通過計算機檢索機制快速查詢、即用即調。社會經濟統計數據是花費了大量的人力、財力收集的寶貴資源,如果以紙質存貯,其利用率極低;若以數據庫文件存儲于計算機中,可以從中挖掘出許多未知的有用知識和信息,服務于政府決策。
數字政府的辦公方式從地理空間和時間上看,一改過去集中在一個辦公大樓、一周五天、一天八小時工作制。“網上在線辦公”創造出“虛擬政府”環境。政府官員和公務人員處理公務不受時空限制。無論他在家、在辦公室、在車上還是出差在外,隨時隨地便可使用便攜電腦,通過有線或無線網絡通信,登錄到自己的辦公站點,處理事務。個人、企業或組織足不出戶,便可同政府聯系。數字政府改變了政府的組織形式。傳統的政府機構是層次結構,從中央到地方分為數級,上一級管若干下一級;公務人員多,機構龐大;“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”。數字政府表現為分布式的網絡結構,公務人員的等級表現為一定的網絡用戶權限;政府高效、精簡,公務人員數量大減;國家節省大量人力資源。
數字政府是高度民主的政府。傳統的行政方式避免不了“家長制”、“一言堂”的官僚風氣。人類社會的發展,是朝著民主進程前進的;技術的進步使民主化成為可能。由于“數字政府”與千家萬戶的計算機相連,任何公民都可參政議政。人民創造歷史,人民的智慧無窮無盡;只有全民參與,群策群力,才能合理決策,減少失誤。
數字政府可以減少官員腐敗。從概念上講,“數字政府”不存在官員,至多官員的身份是以用戶權限來體現的,其一切公務活動都可通過日志文件有據可查。公務處理按計算機程序進行,避免人為干預。“吃、拿、卡、要”在技術機制的制約下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。 [1] 

數字政府實現過程需解決的問題

編輯 播報
實現數字政府除了文化、政治障礙外,應解決以下技術問題:文件存儲與歸檔;信息查詢檢索機制;多元信息集成與共享;知識挖掘與發現;普遍訪問;安全、信任機制。

數字政府各地措施

編輯 播報

數字政府國務院

2022年6月,國務院印發《關于加強數字政府建設的指導意見》,就主動順應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趨勢,充分釋放數字化發展紅利,全面開創數字政府建設新局面作出部署。 [5] 

數字政府河南

數字政府深圳

2022年6月,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聯合市發展改革委發布了《深圳市數字政府和智慧城市“十四五”發展規劃》(下稱《規劃》)。 [4] 

數字政府關鍵詞

編輯 播報
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強數字政府建設。受訪的多位全國人大代表以及專家學者,提煉出三個關于數字政府建設的關鍵詞——共享、互通和便利。
共享——推動政務數據共享 推進政務服務事項集成化辦理,互通——擴大“跨省通辦”范圍 基本實現電子證照互通互認,便利——便利企業跨區域經營 加快解決群眾關切事項的異地辦理問題。 [3] 
參考資料